当前位置:班尼斯电器搞笑小算盘
小算盘
2022-11-22

贺大和贺二经营着父亲留下的粮栈,哥俩年轻没经验,生意不温不火。

这天刚开门,进来一个老人,他掏出四文钱说:“卖粮食的,拿俩火烧。”贺二一听气乐了:这批发稻谷杂粮的店里,哪有火烧?

贺大见老人眼睛不好,动了恻隐之心,拦住要赶人的弟弟,给老人找了个座,一看他的钱有两文还是假的,又添了十二文钱,让伙计去买四个肉火烧外带一碗粥。

哪知老人吃完还挑刺:“这儿够肃静的,没我都开不了张吧?”说着他一招手,“近前来,我教你几招。”大伙儿气得都不理他,贺大没生气,权当哄老人高兴。老人在他耳边说:“别看我眼瞎,心可明白着呢,你后院大槐树下有宝贝,能助你发财。”说完他起身走了。

贺大半信半疑,到树下一挖,果然找到个铜珠铁框的小算盘,做工倒是精巧,却也没啥稀奇。他把算盘擦洗干净,顺手放在房里桌上,没再理会。

夜里贺大正熟睡,耳边响起“噼里啪啦”的声音。因为太累了,他迷迷糊糊的,睁不开眼,只听着好像是算盘响,接着是女子的说话声:“进林掌柜的货定赚五千两,把银子运进来吧。”接着似乎门开了,一阵响声后又一切如常了。

贺大以为就是个梦,可起来发现小算盘的盘面变了,显示盈利五千两!正纳闷,贺二来说大粮商林掌柜有急事找,贺大暗自称奇:这林掌柜真上门了?原来林掌柜听说同州闹粮荒,弄了一船队的粮食去卖,不想天旱水浅,船队无法前行,只好请贺大把这批粮廉价收下来。

贺大觉得这确实是笔赚钱买卖,刚想答应,忽见贺二一个劲地使眼色,想必有话要说,于是说请林掌柜先走,自己随后再去看货。

林掌柜刚离开,贺二忙说千万不要收粮,听说这批粮在船上放久了,被湿气蒸得发了霉,别说人吃酿酒,喂牲口都不行,他找了好几家,人家都不要。

贺大心一沉,忙派人去核实,贺二说得果然没错。不过林掌柜确实很难,进退不得不说,又赶上天热时令病横行,伙计船夫差不多都病倒了,粮食没卖掉,缺钱看病就快出人命了。

听到这些,贺大看着小算盘,不由想起去年自己手头紧,林掌柜同意赊账的事。如今对方有难,自己本不好袖手旁观,要真收进来义利双收自然是好事,可梦中事哪有准,收了砸手里咋办?犹豫不决的贺大心一烦,忍不住随手一扒拉算盘,把盈利五千的盘面清盘了。

哪知一放手,盘面又恢复了,接连试了几次都是如此。贺大暗自称奇,稍一思量便下了决心,让伙计通知林掌柜,按成本加一成共计一万两收购陈粮。林掌柜自然感激不尽,可贺二急了,成天埋怨哥哥拿买卖送人情。时间一长,陈粮堆在库房毫无出路,贺大心也慌了,暗暗埋怨自己不该迷信什么怪力乱神的算盘。

转眼俩月过去了,这天夜里,贺大睡梦中又听见算盘响了,这回女子说:“有人买陈粮,卖出大亏一万五千两,把银子运走。”跟着又是一阵响。早上再看小算盘,原本盈利的盘面变成亏损一万五千两!

吃罢早饭,贺二兴冲冲来说有人要收陈粮。贺大心中一动,算盘又说对了,可为何卖出就亏损了呢?转念一想,上次的盈利到现在也没应验,还是先跟来人谈谈再说。

哥俩陪着来人看了看陈粮,对方很大方,说愿意出一万五千两收购全部。一算净赚五千两,贺二大喜。不过贺大很冷静,倒不是全因为小算盘报亏,主要他觉得事有蹊跷,这些陈粮不值这么多。

那人倒也直率,说:“不瞒贺老板,同州旱灾粮荒,我家老爷接了替朝廷收购赈粮的大差事。朝廷给价不高,还要给当官的好处,所以想到了这滥竽充数的法子。”

原来如此!贺大断然回绝:“你们这是坑害灾民,恕贺某不敢违反朝廷法度,这粮不賣!”那人顿时翻脸:“怕什么,有我家老爷顶着,再说这么多陈粮,你就打算一直放着?”看贺大依然不为所动,那人撂下句“你等着”,恨恨而去。这事让贺二很搓火,指责哥哥太不知变通,又大闹了一通。

转天贺大外出收账,在僻静处被几个蒙面人绑进个宅院,领头正是买陈粮的那位。他阴险地朝贺大一龇牙:“你知道我的秘密了,除非一起干,否则只能灭口。”贺大毫不胆怯,正色道:“坑害灾民的事我宁死不做,你等贪赃枉法也不会有好下场!”说完他眼一闭正要等死,哪知随着声“好”,身后转出一人,原来是大乡绅尹泰。

尹泰先是作揖赔罪,随后说起三年前东州三十多人被砍脑袋的事,问贺大可知为何。贺大说是因为赈灾舞弊,尹泰说这些人有的是咎由自取,有的却是不知情被他人连累。自己和同州知府是好友,他托自己采购赈粮,可自己不懂行,找帮手吧,找了几个都感觉人不行。近来听说贺大收陈粮的义举,觉得贺大为人很好,可又怕人心难测重蹈东州覆辙,只好假借买陈粮试探一二。

事情一说清,两方尽释前嫌,当下决定合作。正巧林掌柜上回得了帮助,派人送信感谢,贺大一说收粮的事,他立刻表示愿平价售粮。

贺大一算账,不仅平了陈粮的亏空,还净赚五千两。他细细一琢磨,整件事果然应验了收陈粮盈利五千两,若要是答应卖陈粮,不仅和尹泰的合作告吹,而且陈粮也卖不出去,里外里亏一万五千两。看来小算盘果真灵验,是个宝物。

账面是赚了,可收粮交粮还得有人跑一趟,贺大决定亲自出马,柜上由贺二代管。出发前的夜里,屋里又响起“噼里啪啦”的声音,这次贺大没睡实,瞪着眼都看清了:只见一个女子在桌前打着算盘,算完说:“这次出门净亏五千两,把银子运走吧!”

话音刚落,随着一阵响,从墙里推出一辆辆小车,每辆车里装着一大锭银子,推车的竟是一只只仓鼠。女子打开门,让仓鼠把一大溜银车都推出了门。完事刚要走,墙里又出来辆小车,她一愣:“还多亏半吊钱?”推车的仓鼠吱吱叫了几声,女子便把它放出门,又在算盘上加上这点亏账,随后便消失了。

这下贺大发愁了,出门亏损怎么办,想不干也不行啊,只好暗下决心一路要谨慎行事不能犯错。出人意料的是,买进卖出倒是顺风顺水,可等拿着银票回到家却发现出事了。原来贺二老想处理掉陈粮,找了个酒贩子合伙用陈粮造酒来卖,结果出了事被官府收押了。

好在没出人命,贺大一番奔走搭救,最后赔了一万两银子才把贺二救回来,赚的钱赔进去不说,果然又亏了五千两!为此,贺二后悔不迭,表示要痛改前非。正说着,外面有人喊:“掌柜的,照上次再给我来份火烧。”那个算命老人又来了。

老人先塞给贺大二十六文钱,说:“我不占你便宜。”然后他坐下问,“怎么样,小算盘灵吧?”想想这一番波折,到头来却赔了钱,贺大苦笑一声说太灵了。老人说既然灵,那以后做买卖靠它定然发财。贺大摆摆手说:“不用它也能发财。”

老人一愣:“为何?说说。”贺大说:“最近这些事都说了一个理,做买卖想发财只有货真价实信义为本。”老人双挑大拇指:“金玉良言。”说完他拿出酒壶往桌上一放,“那好,我前些日子,花了半吊钱买了这陈粮酿的假酒,你得赔吧!”

(发稿编辑:刘雁君)为了您更好的访问本站,请使用手机或平板自带的浏览器可获得更佳的浏览体验。